(图为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发布当日,CEPC团队、国际顾问委员会和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国际评审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图源: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万搏电子

杨振宁竭力反对 中国要不要花300多亿干这事?

杨振宁竭力反对 中国要不要花300多亿干这事?

(图为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发布当日,CEPC团队、国际顾问委员会和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国际评审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图源: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  (图为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发布当日,CEPC团队、国际顾问委员会和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国际评审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图源: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
(图为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发布当日,CEPC团队、国际顾问委员会和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国际评审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图源: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  (图为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发布当日,CEPC团队、国际顾问委员会和《CEPC概念设计报告》国际评审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图源: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
(图为位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粒子束流管道 图源:欧洲核子研究中心)
(图为位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粒子束流管道 图源:欧洲核子研究中心)

(图为位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粒子束流管道 图源:欧洲核子研究中心)
(图为位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粒子束流管道 图源:欧洲核子研究中心)

和位于美国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的BaBar实验<右图>)” data-mcesrc=”http://n.sinaimg.cn/news/crawl/771/w550h221/20190724/8d5f-iafwsqp2732557.jpg” data-mceselected=”1″ data-link=””>
  (图为位于日本高能加速器研究机构的Belle实验&lt;左图&gt;和位于美国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的BaBar实验&lt;右图&gt;)

和位于美国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的BaBar实验<右图>)” data-mcesrc=”http://n.sinaimg.cn/news/crawl/771/w550h221/20190724/8d5f-iafwsqp2732557.jpg” data-mceselected=”1″ data-link=””>
  (图为位于日本高能加速器研究机构的Belle实验&lt;左图&gt;和位于美国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的BaBar实验&lt;右图&gt;)

(图为光电倍增管 图源:滨松中国)
(图为光电倍增管 图源:滨松中国)

(图为光电倍增管 图源:滨松中国)
(图为光电倍增管 图源:滨松中国)

(图为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研发经费类型比较 图源:《中国科研经费报告(2018)》)
(图为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研发经费类型比较 图源:《中国科研经费报告(2018)》)

(图为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研发经费类型比较 图源:《中国科研经费报告(2018)》)
(图为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研发经费类型比较 图源:《中国科研经费报告(2018)》)

(图为世界各国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的比较图,图中横轴为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,纵轴为科研人员占比,图中圆圈的大小表示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。中国的数据是此图中部下侧的最大红色圆圈,可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比均较低。图源:联合国教科文组织)
  (图为世界各国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的比较图,图中横轴为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,纵轴为科研人员占比,图中圆圈的大小表示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。中国的数据是此图中部下侧的最大红色圆圈,可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比均较低。图源:联合国教科文组织)

(图为世界各国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的比较图,图中横轴为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,纵轴为科研人员占比,图中圆圈的大小表示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。中国的数据是此图中部下侧的最大红色圆圈,可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比均较低。图源:联合国教科文组织)
  (图为世界各国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的比较图,图中横轴为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,纵轴为科研人员占比,图中圆圈的大小表示科研经费投入总量。中国的数据是此图中部下侧的最大红色圆圈,可见科研人员占比以及科研经费占比均较低。图源:联合国教科文组织)

占GDP的比重,以及基础研究经费<右图灰色区域>占研发经费的比重。如果CEPC计划启动,而国家GDP在未来十数年内维持在2017年水平和比例不变的话,那么CEPC项目每年所需要的国内资金将会占中国一年的基础研究经费<右图灰色区域>的3%左右)” data-mcesrc=”http://n.sinaimg.cn/news/crawl/69/w550h319/20190724/d177-iafwsqp2732732.png” data-mceselected=”1″ data-link=””>
  (图为我国2017年研发经费&lt;左图黄色区域&gt;占GDP的比重,以及基础研究经费&lt;右图灰色区域&gt;占研发经费的比重。如果CEPC计划启动,而国家GDP在未来十数年内维持在2017年水平和比例不变的话,那么CEPC项目每年所需要的国内资金将会占中国一年的基础研究经费&lt;右图灰色区域&gt;的3%左右)

占GDP的比重,以及基础研究经费<右图灰色区域>占研发经费的比重。如果CEPC计划启动,而国家GDP在未来十数年内维持在2017年水平和比例不变的话,那么CEPC项目每年所需要的国内资金将会占中国一年的基础研究经费<右图灰色区域>的3%左右)” data-mcesrc=”http://n.sinaimg.cn/news/crawl/69/w550h319/20190724/d177-iafwsqp2732732.png” data-mceselected=”1″ data-link=””>
  (图为我国2017年研发经费&lt;左图黄色区域&gt;占GDP的比重,以及基础研究经费&lt;右图灰色区域&gt;占研发经费的比重。如果CEPC计划启动,而国家GDP在未来十数年内维持在2017年水平和比例不变的话,那么CEPC项目每年所需要的国内资金将会占中国一年的基础研究经费&lt;右图灰色区域&gt;的3%左右)

Back To Top